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长沙芝麻宝贝 >> 正文

原创他不是横空出世的战争鬼才三孤独的鹰

日期:2018-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创]他不是横空出世的战争鬼才:(三)孤独的鹰

横空出世、国士无双的大将军韩信肯定是孤独的,他年纪轻轻便腰挎宝剑四处行走,但不是行走江湖,而是“从人寄食(类似于蹭饭吃)”。那时候他草草安葬了母亲之后,已经是举目无亲生活无着落了。

从民不聊生战火纷飞的乱世之秋走过来的战争鬼才——林彪,在世人的眼里,无疑是孤傲的鹰,——孤独、高傲。

与韩信的横空出世和孤独相反,林彪在功成名就之前,命里不孤。他有父母,有三个兄弟(兄:林庆佛,弟:林向荣,林育菊)、两个姐(林宝珠)妹(林小妹),还有很多堂兄弟,包括前面说过的,赫赫有名的两个堂哥。

战争鬼才的孤,应该是雄鹰孤傲不群的孤;他的独,更多的恐怕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独。

1925年的秋天,18岁的林彪孤身一人离开林家大湾,离开武汉,去了上海,去了广州,独自踏上了通往战争的征途。

很显然,他与一些人被逼上梁山有天囊之别。他不一定有崇高的理想,至少他向往战火纷飞的战场!

也许有人会说,林彪孤独什么?他到了上海以后,不是有两个堂哥(林育男、林育英)照应吗?

到了广州,不是有堂哥委托的恽代英、肖楚女帮助和照顾吗?当然,他乡异地有熟人肯定比没有强。

以林彪作为湖北学联的学生代表,参加过全国的学联大会,他的学习成绩不可能是中下水平。

在那个时代,他经过了从私塾到现代进步中学的系统学习,文化基础相比较大部分军校生来说,要好得多,考入黄埔军校应该不用照顾。

1926年1月17日,林彪在黄埔军校上的是第四期,分到入伍生第三团三营一连。

1926年3月6日,第四期入伍生入学考试成绩公布,林彪的各科成绩在考评时均为“优良”,正式成为军官班学员。他被编入步科第二团第三连。

林彪入党,恽代英和肖楚女有可能帮忙了,因为他们更了解林彪在学校、在此之前的表现。

当时是秘密入党;当时黄埔第四期的中共党员只占4·6% ;尽管当时的林彪很快担任了连支书,管几个人,但不意味着升官发财。要知道,当时弱小的党组织更需要青春的血液。

林彪在黄埔军校毕业,分配工作是不是照顾了?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按照常理,照顾分配应该是去非一线战斗单位,搞搞后勤,或者去某个司令部干干参谋什么的,至少安全得多。

林彪当见习排长、排长、连长,都是在叶挺独立团。当时叶挺独立团正在北伐战争的最前沿,战场上到处硝烟弥漫。在黄埔军校第四期里面,林彪当连长不是早的,但他的连长绝对是凭战功提拔的。

是不是林彪没有干参谋的才干呢?

我们且来看看当时的当事人,是怎么回忆那个时期的林彪的:

正逢四期步科的学生上战术课,他(蒋介石)也没有惊动别人,悄悄地坐在了后面。课题是以前不久发生的惠州攻坚战为例,说一说这次战斗的取胜要素。这一仗乃蒋介石亲自指挥,他当然最熟悉不过了,于是听得饶有兴趣。

只见学生轮番上台,口说笔划,滔滔不绝,有人认为此战胜利乃在于步炮协作得力,有人认为则是指挥果断,士气高涨,不一而足。

轮到林彪上台了,只见他一脸怯生生的模样,也不多言语,就开始在黑板上画起惠州地山川河流,一一标点清楚。就凭这一手,蒋介石已不用往下看了,他悄悄地走出教室,吩咐随行的人,下课后,让林彪去校长室见他。------

由此可见,林彪搞参谋的才干是具备的。后来的历史也证明了林彪是地图迷,在东北战场,每次战役之前,他都是独自在地图前,反反复复琢磨每一个环节的。——没有一个将领像他那样离不开地图,尤其是指挥大兵团作战。

至于校长后来并没有重用林彪,这可能同林彪有两个大名鼎鼎的共党堂哥有关系。

甘肃羊癫疯的中医治疗医院

不管怎么说,说林彪在黄埔军校是军校之鹰或者普通平常都是片面之词。他的个性以及秘密党员的身份,使得他不可能成为军校的风云人物,但是他各科考评均为“优良”,却不是普通平常的人可以拿到的。

孤傲的鹰,孤是孤独,傲是骄傲。林彪的孤独,又分孤傲不群和独来独往、独断专行。

先说林彪的孤傲不群吧。

从读私塾到读中学,从GMD的黄埔军校到GCD的黄埔军校(红大、抗大),你看不到林彪有形影不离或者情同手足的好朋友 。

从见习排长到百万大军的统帅,你也看不到哪个是他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林彪生前死后,没有任何一个人叙述(包括回忆录)过,他是林彪可以称兄道弟的朋友。

——奇怪吗?不奇怪。他就是一个孤傲不群的人。

林彪读私塾是一个人绑沙袋,中学毕业是一个人去考黄埔军校,到了黄埔军校后,也没听说有关系特别铁的。

倒是他的邻铺文强(林彪的班长,国军中将)说过,他们两个人打过架。

林彪他和上铺的关系怎么样?上铺是高魁元。林彪当国防部长的时候,海峡对岸的国防部长是高魁元,他们两人的关系能够好到哪里去?

那么,当了红军,有了政工干部,林彪同搭档关系怎么样?可以说,在他当军长之前,没有一个跟他合拍的——包括团指导员陈毅。

(不然他们不会分开。当然这可能同陈毅的身份有关系,他当时是井冈山的三巨头之一,毕竟是军首长下来兼职。有人说陈毅之前的何团指导员是林彪看不惯他,在他受伤后故意丢弃了才牺牲的,这是有悖常理的。意见可以不合,但是战火中的战友情是牢不可破的,因为下一个受伤的可能就是你!我们只能说年轻的鹰还需要磨砺,不能因为他后来怎么样了,就去抹黑。)

为什么不合拍?因为林彪打仗喜欢一个人说了算,他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林彪当了军长,知人善任的毛泽东派了聂荣臻去当政委。

聂荣臻在回忆录里面说,他们搭档多年,他只是在长征的时候,提醒过林彪一次:某个高地必须抢先占领。林彪说我已经派了一个连过去。聂荣臻认为不够,林彪马上增加到一个团。

事实证明聂荣臻元帅的军事眼光是毒辣的,反过来也证明林总的战役指挥是很少有破绽的。

再后来的东北,一开始也出现了不合拍情况。

不拘一格的毛泽东回到中央后,马上进行了调整,林彪任第一书记、司令员、政委,“前线一切军事政治指挥权,统属于你,不应分散。”

结果出现了史无前例的现象,一个只是中央委员的司令员,配备了四个中央政治局委员做助手。

哪四个?彭真(第四任委员长)、高岗(东北王、国家副主席)、陈云(党中央副主席)、张闻天(毛泽东之前,党的总负责人),哪一个不是二十世纪的风云人物?

林彪是个不喜欢开作战会议的战争鬼才,他的独一无二,会不会让想表现自己的人郁闷?有可能,没人说。他发布作战命令,署名是林、罗、刘、谭,其实别人根本不知道是济源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儿怎么回事,更别说商量。

至于别人爽不爽,林彪是不管的,反正他在东北是爽得很,除了毛泽东同他商量,没人烦他,他有时候一天二、三十个命令发出去。

好在从林彪当红四军军长到第四野战军司令员,已经没人怀疑他的指挥艺术了,所以没人怕担责任,也没人会对他的命令提出怀疑,更别说质疑。

从上癫痫病治愈费用是多少到下,甚至没人说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大家盼望着的是“林总命令往下传------”。

最盼望的那一个人是刘。罗是政委罗荣桓(元帅),谭是政治部主任谭政(大将),刘就是参谋长刘亚楼(第一任空军司令、上将),刘亚楼一听见林总喊他,便立马跑步过去(据说从来不会走过去),他知道林总命令下来了。

奇怪的是,百密一疏会没人知道吗?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错了吗?

——当然,林彪从不蛮干,那是要以战士们的生命为代价的!一线战场指挥员可以不执行他的命令,但是你必须说出子丑寅卯来,你是对的,你可以指挥他(他配合)。战场是可能千变万化的。

罗荣桓元帅同林彪搭档了差不多十年,林彪是十分愉快的。但是他们私底下没有什么来往。

当罗荣桓逝世了,林彪亲自守灵,写挽联,他是最伤感的一个。

挽罗荣桓同志——六亿人意气风发,日月重光,万里长征,方期任重道远/数十年风雨同舟,肝胆相照,一朝永诀,痛失挚友知心。

肝胆相照是林彪自己说的,看来他不是无情无义不知好歹的,只是不去表达而已。

林彪喜欢越级指挥,越过兵团,越过军,直接指挥到师,甚至团,第二野战军的陈赓对他的这一套就很不爽,他不跟林彪这样玩,不给对方通讯方式。

对于不熟悉他的作战风格的人,林彪这样做,无疑是朋友都没得做的。

是啊,谁会跟林彪做朋友呢?你让我干嘛去?

林彪没有什么爱好,打仗当然不算,那是他的职业。

林彪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打牌,不钓鱼,不串门,不聊天,不养花种草,甚至基本不散步,如果不饿,他差不多可以不食人间烟火。

——谁愿意同这样的人做朋友?他不孤独才奇了怪了。

不过,即便是孤独如此,林彪好歹上过一次舞台,下过一次舞池,而且知名度不小。

上舞台是他的老战友罗瑞卿他们生拉硬拽上去的,林军团长审败军之帅蒋介石。这大概是林彪难得的一次不尊敬他的校长,多年以后,他去重庆面见校长,作为学生,他是一身戎装肃立在侧。这是礼仪是尊敬也是个人素质。

上舞台林彪可以说是风光无限、出尽了风头,下舞池他却栽了一个大跟头,弄得灰头土脸。

解放战争开始的时候,林彪到了哈尔滨,苏军司令员请林司令员赴宴,宴会后举行了舞会。

出于增强中苏两军友好的目的,在延安在莫斯科从不跳舞的林彪下了舞池,主动邀请苏军美女跳舞 ,万万没想到,美女一看他其貌不扬,居然拒绝了他的邀请。

苏军司令员是大为光火。林司令员不知他有何感想,反正从此以后,他不再去舞场了。谁叫也不去。

孤独的战争鬼才虽然没有呼朋唤友的爱好,他还是有一点点个人小爱好的。

林总除了看政治军事方面的书,还喜欢看中医书,喜欢给自己开方,他看病也有过人之处。

他的过人之处是,会把自己治疗的上吐下泻,还能够将自己吃的休克过去。

在东北,林总喜欢吃炒黄豆,不打仗的时候,客人(高级将领)来了 ,他高兴了,会倒一碗在桌子上,随便你们怎么吃。

至于你们喜不喜欢、吃不吃,他是不管的,反正他不会问,也不会陪你们聊天。

可能在林总看来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因为打仗的时候,包括准备打仗的时候,除了罗荣桓和高岗,别人是不准随便进出他房间的。

全国解放以后,林总依然故我,甚至有过之无不及。他的会客室竟然没有椅子、凳子,更别说沙发了,连主持军委工作的副主席贺老总去了,两个人也是站着交谈,正事说完了,就送客,从不闲聊。

——如此一来,谁愿意上门?谁会做他的朋友哟!

战争结束了,没人找他玩,他也不找人玩。他想跟别人玩的,别人玩不起。有人找他玩,他玩不起。战争鬼才依然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

他年少的时候独而不孤,有一大家子人;他死了以后孤而不独,有一个反党集团,尽管没有一个骨干跟他跑。

哦,对了。战争结束了,林总还有了一个玩火柴的癖好。他会孤单单的一个人,一根一根将火柴划着了,然后吹灭了,去闻火柴散发出来的硝的味道,像小孩子一样。

林总是不是病了?应该说他是病了,他得了战争病,他的病根在战场。战争结束了,为战争而生的战争鬼才,没了他玩的对象,他在追逐渐渐远去的战火硝烟!

战争结束了,林总的睡眠越来越差了,他改善睡眠的方法也与众不同,黑河市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专业别出心裁。他会坐上警卫员开出的吉普车,在山路上一路狂奔,任其颠簸。

警卫员在颠簸中流泪,孤独的林总在颠簸中慢慢入睡------

关注战争鬼才林总,或者作者月明星淡的您,可以通过百度(等)、手机百度、铁血网站内搜索相关作品和作者信息:

《他不是横空出世的战争鬼才》、《战争鬼才:雄鹰展翅》、《一点浩然气》、《美丽还在那里》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