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关于篮球游戏 >> 正文

【百味】狗祭(短篇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冬夜真是来得早。每晚六点左右,黑乎乎的帷幕就已经扯起来了。

村长猫着腰从自家的铁门里钻出来,村后的塔尔山上刮来的风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他望了望天空,铅灰色的云层很低。看样子,冬季的第一场大雪就要到了。离睡觉还早呢,上了床,能够活动的天地太小了,不如到处逛逛。

年前,村长听镇书记说,城里人装修房屋都兴打吊顶、镶瓷砖什么的,便模仿着把个三层的楼房弄得光滑透亮,气派十足。可到了冬季,村长便觉得每晚家里像是有一台空调在不停地吐着冷气,阴森森,凉嗖嗖。村长就骂了:“他娘的,真是花钱买罪受!”于是,一到晚上,村长就像一只候鸟往外飞。

村长今天想去村支书记家里聊聊天,如果可能,拉上村会计一起围着火炉喝喝酒。村长的酒瘾大酒量也大,一个来村里检查工作的上级领导就曾竖着拇指夸他:“你真是个酒鬼!”

村长把手笼在袖管里往村书记家走。村里的狗都认识村长,没一个朝他发狠的,有两只还跑过来小情人般地偎一下再跑开。可村长走到村东头的石柱家门前时,他家的狗竟然“呜呜”地酝酿了一下情绪,狠狠地朝他叫起来。听到狗叫,石柱从屋里钻出来,见是村长,忙堆上笑脸:“是村长啊。”回头踢了狗一脚,“去!回家!”村长拿眼盯着那狗,说:“石柱,你这狗长得壮,怕有七八十斤吧。”石柱连忙说:“村长,我这狗是近视眼,他没能认出您。您可别见怪啊!”村长大度地摆摆手:“我哪能和狗一般见识,只要你小子认识我村长就行!”

村长进了村书记家的门,村书记正就着几块薰鱼喝酒,小提炉摆在客厅中间,暖乎乎地透着热气。村书记拉村长一起喝酒,村长看了看盘里头的菜,摇摇头。村书记叫老婆从房里提出两瓶精装的二锅头。村长想了想,说:“这好酒配好菜,才算是郎才女貌。你说有什么菜配得上这好酒啊?”村书记歪着头想了半天,想不准。村长提示说:“这冬季是吃什么的季节啊?”村书记搭不上话来。村长指着他笑了笑,学狗样的叫了两声。村书记会过神来,两人不由得哈哈大笑。村书记喊来老婆,叫他儿子骑车去镇上买点狗肉回,村长忙止住了:“别,村里的狗多的得,还用得着这么费事吗?”说着在村书记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村书记就出门了。村长闭了眼,躺在椅子上,颇有文人气地说了一句广告词:“何以下酒?——唯有狗肉。”

不一会儿,村书记找来了村会计。三人一起来到了石柱家的土屋前。雪早已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地上已是白茫茫的一片。村长叫开门,石柱正坐在堂屋里编竹篓,那狗警觉地蹲在一旁。见石柱和来人打招呼,那狗围着他们一个个地嗅,嗅出他们不怀好意了,可又不便发作,只得在一旁“呜呜”地小声警告。石柱说:“村长这晚来有什么事?”村长推了推村书记,村书记说:“过两天,镇上的领导要来检查工作,点名要吃狗肉,想来想去,只有委屈你的狗了。”石柱不动声色地说:“我的狗是吃屎长大的,哪有你们家的狗干净?万一领导吃了狗肉嫌味道不好,怎么办?”村长说:“狗肉就是狗肉,没有什么两样!怕是你舍不得吧?”石柱不做声。村会计说:“全村的人差不多都富了,就是你们家还不能脱贫,年年要上面的扶贫款!你家里也没有什么要防人偷的东西,要条狗有啥用?”石柱说:“我这条狗卖到集市上可值二百块钱呢。”村长说:“二百块值什么?值个球!”石柱还要说,房里的娘说话了:“柱子,狗没了还可以养,由他们吧。”石柱的爹早年病死了,石柱的娘也瘫痪在床近两年了,石柱说:“娘,这狗对咱们有恩哪。去年我去山后砍柴,遇到了一条狼,要不是这条狗,恐怕我坟上的草都长多高了呢!”村长不耐烦地说:“年轻人,别像个女人样的,死条狗跟死个老婆差不多!告诉你,区里的冬季打狗运动已经开始了,这村里的狗都得杀,你的狗就算是开路先锋啦!”石柱望着灯光下村长三个人的面孔,似乎都泛着一股幽蓝的光,有点像他那一次遇到的狼。他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起身拿了一条绳,唤过狗,把它抱在怀里反反复复地摩挲了几遍。那狗也温情地舔着他的手,他的脸。石柱摸着摸着,就把绳套死死地套在了狗头上。村长三个人忙上前去帮着按住狗的腿。那狗起初还拼命地挣扎,发出“呜呜”的哀鸣,慢慢地就没了声音,只有一双灰白的狗眼凸出来,直直地盯着他的主人。石柱忽然就泪如泉涌。他扔掉手上的绳子,说:“你们抬走吧。”

雪下了整整一夜。村书记家里的灯光也亮了一夜。喷香的狗肉味在整个村东头弥漫,钻进了石柱的家里。石柱呆坐在娘的床边,孩子似的抽咽。哭了一阵,石柱的心里就冒出了一股火,这火烧得他浑身躁热,就像村长书记喝过二锅头吃过狗肉后的感觉。

第二天中午,石柱来到了书记家。书记的老婆儿子都不在家,书记正躺在床上睡大觉。石柱没想叫醒书记,可书记家的那条被铁链拴着的猎狗却冲着石柱叫个不停。于是书记就醒了。石柱说:“书记,昨晚的狗肉香吗?”书记仿佛还没从昨天的快感中恢复过来,忙说:“香,真香。”石柱说:“那狗肉好炖吗?”书记说:“好炖,好炖。”说了两句,书记忽然会过神来:“你小子来说这些没油没盐的话干什么?”石柱迟疑了一下,说:“书记,那狗皮吃了吗?”书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指着石柱笑起来:“你小子真笨!狗皮能吃吗?”石柱说:“没吃就好,我娘叫我来把狗皮拿回去,她嫌睡觉冷,叫我用狗皮给她做张床垫呢。”书记挥了挥手:“不就是张狗皮吗?拿去,拿去,就在我家厨房里呢。”石柱拿了狗皮,顺手把书记挂在墙上的一条金利莱领带拉下,把狗皮拴着提在手上回了家。

过了两天,积雪还没完全融化,镇上的领导就来村里检查冬季扶贫工作了。来村检查的照例是副镇长和镇纪检办的两位干部,石柱已和他们打过很多交道了。

那天一早,石柱的娘就咳嗽得厉害。石柱说:“娘,我去镇上给您抓几副药。”石柱娘叹了口气,说:“孩子,你哪来钱呢?”石柱信心十足地说:“我自有办法。”

那天中午,石柱打听到副镇长正在村委会的食堂里就餐,就提着狗皮径直去了村委会。村长、村书记、村会计正陪着镇长一行人热热闹闹地喝酒。石柱走到村长的身边说:“村长,我的狗你们吃了,是不是该给我结帐了。”村长愣了愣:“结什么帐?”石柱说:“付钱啊,哪有吃了人家的狗不付钱的呢?”村长明白过来,马上板起脸孔:“谁吃了你家的狗?”石柱说:“您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您和村书记、村会计三个人一起吃的?”见他们争起来,满桌的人都停了杯筷。石柱眼瞅着副镇长说:“镇长,村长说要我的狗来招待您,可他们自己吃了,还不给钱,您给评评理看。”副镇长望了望满桌子温吞不热的熏鱼腊肉,脸当下就阴沉下来了。村书记站起来把石柱往外推:“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谁吃了你家的狗?走,走!”石柱从身后拎出那张还未晾干的狗皮,说:“镇长,他们翻脸不认帐。这狗皮还是他书记还我的呢,这上面还有他的领带呢。”望着那条暗红色的金利莱领带,满桌的人都笑起来。副镇长说话了:“石柱是我们镇有名的扶贫对象,你们吃了他家的狗肉不给钱,这话说得过去吗?”村长几个人面面相觑。石柱忙说:“我娘这几天又病得厉害,我正等着钱给娘看病呢。我这狗值两百块,加上饲养费,你们给三百块吧。”村长几个人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浑身上下摸了半天,才极不情愿地把三百块钱递给了石柱。石柱谢了镇长,出了食堂。镇长见石柱出去了,把筷子用力地往桌上一搁,从鼻孔里狠狠地“哼”了一声,说:“这就是你们村的扶贫工作吗?”随即叫了另外的两个干部,说:“走,我们回去!”村长再三解释挽留,镇长摆摆手,一头钻进小车里,那车就“嘟嘟”地开走了。村长恼羞成怒:“狗娘养的石柱,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可村长却没有了给石柱看颜色的机会。不久,镇上又来了好几个领导对村里的各项工作进行了详细的审查。于是,村长的一些隐私陆陆续续地曝了光。春季,镇里召开了村干部大会,会上公布了一批任免干部的名单。其中罢免的第一个人就是村长。

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癫痫疾病的预防方法
江西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