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昌无纺布袋 >> 正文

【酒家-小说】悲喜人生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们老刘家三代单传,难不成到了你这一代就注定要绝后了吗?!你趁早和小静离婚吧,咱再娶一个能够延续香火的女人,你总不能吊死在她这棵不结果的歪脖树吊死吧!”母亲林静茹“逼迫”儿子学强离婚也不是三天两天了,从知道儿媳小静不能生养后代的那天起,林静茹待小静的态度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俨然换上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犹如下雨前的天空阴云密布。

父亲刘润翔在一旁一声不响地闷头抽烟,儿媳小静无论是从长相上,还是性格上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儿媳,孝敬公婆,夫妻恩爱,把一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可就是,就是,唉!父亲终于喷出了一口浓烟,似乎把心中的闷气也一同喷了出来。

“爸,妈,难道娶媳妇就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吗?我们俩感情好,将来也可以领养一个小孩的……”学强梗着脖子,心里却没有足够的底气。

“少跟我提领养,别人家的孩子能跟亲生的比?孩子养大了翅膀硬了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去了,还不是落了个鸡飞蛋打?这样的事儿还少吗?”父亲不再沉默,别的事儿他可以不听老伴的,这延续香火的大事,他绝对和林静茹站在一条战线上。

“趁着我和你爸身子骨还硬朗,能帮着你带带孩子,我可告诉你啊,小静就是再好也不能让咱们老刘家断后,你自己看着办吧!”林静茹扔出的话像炸雷在学强的头顶上轰响。

学强不愿意又能怎样?父母这番绝情的话,一定被躲在里屋的小静尽收耳底了,学强能够体谅父母的苦衷。想当初,善良朴实的父母待小静如亲生闺女一般的,多少人嫉妒他们老刘家娶了一个工作又好,人品又好的媳妇,现如今做媳妇的有几个能像小静那般孝敬公婆如亲生父母,那时候的日子是多么惬意多么温馨啊,可是盼孙子心切的父母望着小静的肚子始终平平怎么也鼓不起来,心里泛起了嘀咕,一检查才知道各方面都让全家满意的小静却没有女人的基本技能——生儿育女,两位老人顿时蔫了,不久希望又一次在他们的心底燃起,他们从心里还真是舍不得小静这样的好媳妇,现如今医学如此发达,不是可以做试管婴儿吗?老俩口抱着无尽的希望,崔学强夫妻俩去市里的专科医院去咨询试管婴儿的事宜,需要多少费用,他们拿,只要能顺利地怀上孙子。

从大医院回来的学强夫妇俩蔫头耷脑,他们把所有的检查都做了个遍,最后得到的结论几乎让他们绝望:小静的子宫只有正常人的五分之一大小,根本不适宜做试管婴儿,怀孕的几率几乎为零,这样的结论无论是对学强夫妇俩和还是对刘润翔夫妇来说都是致命的。也就是从那一天起,父母开始用不同的方式逼迫学强和小静光离婚。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受这传统观念的束缚,学强之所以这样抵抗父母的老观念,主要是割舍不下对小静的一片深情,他的内心深处同样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孩子的,这些话他不能说出口,小静做不了母亲,对于一个女人来讲本身就是一种遗憾,这难道是她的错吗?

学强进了里屋,便看到了坐在床边双肩一耸一耸地无声地抽噎着的小静,单薄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无助。

学强轻轻揽小静入怀,怜惜地拍打着,就像对待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别难过了,我们要理解他们的心情,事情总会过去的。”

慢慢地小静平静了下来,泪眼婆娑;“学强,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我们离婚吧,不能因为我让你们家没后。”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这样老脑筋,现在有很多丁克一族还追求二人世界不要孩子呢。”

“学强,婚姻延续下去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快顶不住了,放手吧。”学强又何尝不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呢,社会的,家庭的,而他却一直坚持着,只是因为旁边有个爱他和他爱的小静,如果连小静都选择离开了,学强便失去坚持下去的意义。

【二】

小餐馆里,学强和发小儿薛明坐在大厅的角落里。

薛明了解学强的苦闷,望着学强的目光阴郁,愁眉不展,一个劲地往肚子里灌酒。

他也不劝阻,此时,一个完美的计划正在他的头脑中慢慢形成。

“学强,你最好少喝点儿,趁着清醒能够听我把话讲完。”薛明思索着如何开口。

学强抬头望了望薛明,不置可否,端起酒杯,一仰脖整杯酒又入了肚。

“我有个绝好的主意,既能让你的家庭美满,又能让你们刘家有自己的子孙。”

“你说什么?!”此时学强已喝得两眼通红,听到此言,拿着空酒杯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中,他诧异的望着薛明,等待着他的下言。

“代孕,听说过没有?”薛明小口泯了一口杯中酒,薛明则不动声色,察言观色。

“不行,我绝不能做对不起小静的事儿。”学强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你忍心让伯父伯母盼孙心切的愿望落空?”薛明的话如一记重锤实实在在地砸在学强的痛处。学强忽然就萎靡了下去,如咸菜缸中的萝卜经过盐水的浸泡而变得抽抽巴巴,接着便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人生在世,不可能不去顾及他人的感受,尤其是自己至亲至爱的父母;“说说你的绝好的主意。”男人的脆弱往往会在好朋友面前表现出来,学强的心开始动了一下。

“我爱人苗颖医院的外科新刚刚住进了一个出车祸的危重病人,司机肇事逃逸,急需救命的钱。”薛明意味深长地望了学强一眼,又泯了一口酒,嘴巴发出“啧啧”的声响。

“哪跟我有什么关系?”学强不以为然,如果没有这些烦心事,学强很有可能会尽自己的所能帮助那位危重的病人,现在他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自然也就没有助人为乐的心情了。

“你听我说呀,病人有个女儿,特别孝顺,看得出来他们家境很不好。”

“你是说——我和那个女孩?不行,这不是趁火打劫吗?落井下石的缺德事我可干不出来。”学强听出了薛明的玄外之音。

“瞧你说的,怎么是缺德事儿呢?这叫各有所需,她父亲需要救命的钱,而你需要有自己亲生的一个孩子,从某些方面来说,你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你说得好听,小静那边怎么个交待?”学强虽然有所顾虑的,心却还是微微地动了。

“这种事儿,自然不能告诉老婆的,你傻呀!到时候就说孩子是捡回来的,小静能做母亲,刘家又有了后代,何乐而不为呢?”

“你让我好好想想。”学强已经心有所动了。

“你可要尽快啊,人家可等着救命的钱呢,要这个数。”薛明伸出了十个手指头。

【三】

学强确实是经过了再三的考虑的,他进行着心灵与道德的艰苦卓绝的挣扎: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那个落井下石的刽子手手起刀落之间便至于女孩死地;一会儿他又觉得自己又像个救世主一般救人于水火之间。十万块钱,薛明早就替他打听好了,女孩的父亲做手术需要六万块钱,后期治疗怎么也要两万,女孩怀孕了增加营养、定期检查大概也要小一万吧,等孩子交到学强手里之后再把那剩余的一万结清,算起来整整十万块钱。谁会平白无故地白白拿出十万块钱,就为了救一个跟自己毫无相关的人?没人能做到吧?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还能跟小静把日子风平浪静地过下去,而父母那里也有了交代,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学强终于战胜了道德的那道关卡,决定尝试一把,这件事肯定是要瞒着小静的,父母那里却不能隐瞒,不然他们又要实行迂回战术不断地逼迫他和小静离婚了,学强一想到这儿头就大得像个斗。

第二天,趁着小静不在家,学强把自己的想法对父母如实地说了出来。

学强没想到父母竟然这样通情达理,老位老人原本就舍不得如此贤惠能干的儿媳,既然能有自己的亲孙子,跟哪个女人生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和谁生孩子我们不管,只要是我们老刘家的亲生骨肉,我们就认。”父母顿时笑逐颜开。

“不过,你一定要谨慎,和她定好协议,孩子生下来后,由我们抱回,从此她不能跟孩子再有任何的瓜葛,我们把手术费交了救她父亲的命要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做到仁至义尽,不能亏待了人家。”父亲刘润翔表现出了男人理智的一面。

“小静那边,我们都要守口如瓶,也希望您们以后不要提让我们俩分开的事儿了,孩子抱回来后,就是我和小静两个人的。”学强不放心地叮嘱。

果然,公公婆婆来了个一八十度的大转弯,不再对小静冷眼相看,这样的变化敏感的小静怎能感觉不到呢?她隐约觉得学强在背着自己干着什么,却并没有往深处想,当小静对学强说起公婆对自己的态度突然好起来的时候,学强语气平淡:“我一直在劝他们,又怕劝不动他们给你增加压力,就没敢还是跟你提这事儿,不过,他们最终还是想通了。”

“想通了?他们真的不再让咱们离婚了?”小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这就是命,看着咱们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比什么都强,这是我爸妈说的,你以后可要加倍地对他们好啊,你没发觉他们转变了对你的态度了吗?”

“我当然感觉到了,却没想到这都是你的功劳,学强你真好,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地孝敬二老。”单纯的小静发自内心地说。

“只对他们好?那我呢?!”学强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故意撅起了嘴。

“当然对你要更好了!”小静撒娇般的亲了学强一口,单纯而善良的女人并没有想到学强也就是他的丈夫正在背着她做着一场金钱与肉体的交易。

【四】

李婷婷自从父亲李大山出车祸住进了医院,她的整个世界就坍塌了,母亲当年生她的时候,落下了关节炎的老毛病,一直都干不了重活,本指望婷婷长大之后能让这个贫困的家庭的经济有所改变,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在工地上干建筑活儿的李大山却出了车祸。据当时的工友们说,他们深夜从工地上一起赶回居住小屋的时候,四周围一片漆黑,大家都没来得及看清那辆肇事车是什么样子,那车便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消失在夜色中了,工友们送李大山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人事不省了。

“爸爸,你醒醒啊,我是婷婷啊。”婷婷无助地叫着,眼泪“啪哒啪哒”的落到了盖在李大山身上的床单上。

主治医生苗医生已然跟婷婷交代了李大山的病情,必须赶快做手术,不然,李大山很这可能就这样长睡不醒了,可那么高额的手术费让婷婷去哪筹啊?在这里婷婷举目无亲,家里又一穷二白,唉!父亲工地的朋友七拼八凑地送来了五千块钱,五千块钱,对于六万块钱的高额手术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到作用,婷婷眼前不时地浮现出父亲对她疼爱有佳的情景,父女俩感情很深,此时婷婷恨不得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父亲的生命,如果可以,她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文生已经回农村老家筹集钱去了,在短短的时间内筹足六万块钱,希望十分渺茫。

婷婷和文生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初中毕业后两个人就偷偷地走到了一起,等到了法定的婚姻年龄,他们便可以谈婚论嫁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李大山出了一场几乎致命的车祸,文生陪婷婷急急忙忙赶过来,看到这样的情形,文生连夜就赶了回去,临走前,文生安慰婷婷:“车到山前必有路,相信我,我一定会筹齐手术费赶回来的。”

文生迟迟不回,父亲却不能无期限地等待下去,怎么办?怎么办呢?

苗医生找到了婷婷,示意她去病房外面说话,婷婷以为苗医生要崔她交医药费,小声说:“文生已经去筹钱了,现在我实在是拿不出。”

苗医生望望婷婷,欲言又止,似乎在暗暗给自己鼓劲,沉默了良久,这才开口:“也许我能够帮助你。”

“您是说您能帮我?帮我救我爸爸?”婷婷一下子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渺茫中仿佛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

“我的一个朋友愿意替你交齐手术的费用,条件是……”苗医生望了望婷婷不知道是否要说下去。

“苗医生,我向您保证,只要我能救我爸爸,无论什么事情我都能答应的,只要能救我爸,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婷婷的眼中闪烁着希望而欣喜的光芒,父亲不能再等下去了,文生却迟迟没有音信,恐怕一时半会很难把钱凑足,恰在此时苗医生给她带来的消息无异于天上掉了个大馅饼,一下子就砸到了幸运儿婷婷的头上,让她意外,惊喜而又不所措,此时,婷婷像个英勇善战的勇士,只要能挽回父亲的生命,她就会义不容辞地奔赴那不知弥漫着什么硝烟的战场。

“我那朋友的爱人不能生育,他想借腹生子。”苗医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婷婷的情绪变化。

“借腹生子?借我的肚子生孩子?”婷婷反复重复着苗医生的话语,她似乎是突然间明白了过来似的,好看而白皙的面孔涨得通红,脑子里顿时变得一片空白,耳朵里接着出现了溺水的感觉,她怔怔地望着苗医生那看似平静的面容,头摇得如拨浪鼓:“不行,这怎么行呢!绝对不行!”婷婷眼前出现了文生的面孔,文生那么爱她,她都没有给过文生,婷婷想在新婚之夜完整地交给文生的,她怎么能和一个毫不相干完全陌生的人生孩子呢?不可能!

“你好好考虑考虑。”薛明的妻子苗颖,便是李大山的主治医生。苗颖本不愿意掺合薛明朋友的这摊破烂事儿,怎奈敌不过薛明不时地在她耳边吹风,再加上昏迷不醒的李大山确实急需手术治疗,婷婷焦急而无助的模样,又让苗颖有了恻隐之心。

婷婷一夜无眠,一旁病床上的李大山插着数不清的管子生死未知,身体不好的母亲远在农村老家备受煎熬,连夜赶回去筹集医药费的文生没有半点音信,婷婷心如刀绞,到底该怎么做呢?如果父亲就此离开人世,那么做女儿的她是不是就成了杀害父亲的刽子手?她肯定不会心安的,能为而不为之,就这样生生地看着父亲撒手而去吗?可是,可是,用给别人生孩子作为代价,和一个陌生人做那种事儿,一想到这儿,她就不寒而栗。可是,除了这样做,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救父亲的生命呢?婷婷这一夜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知道她不能再犹豫下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的关键是救父亲李大山。

轻度癫痫怎么治疗啊
癫痫病症状的几种表现
癫痫护理的妙招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