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正文

【海蓝】深渊(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乳白色的烟雾,在阳光下幻化成滚动的红烟,缭绕于广袤的田野,偎依在崇山峻岭之中。

东峰崟,是这宋代古城诸多古韵的一隅,它与西霞山的无为古塔,如兄弟一般手牵着手,镇守于东北方保卫这一方百姓幸福与安乐;巍巍九龙,如一头匍匐于西方的睡狮,如怒圆睁,好像目光犀利地察看着从山下那条古驿道走来的每一个路人。

当你登上东峰崟时,第一眼就能看见正对面那气势宏伟的九龙山。山高人为峰。你可以居高临下,鸟瞰镇岗与新龙两个不同方向的乡镇。登上山顶的人,几乎都会心情凝重地看着日间破旧的村庄,渐渐失去的植被的山林,它将潮水般地地拍打你的心灵,触发你的神经。曾经被青山绿水环抱的村庄已不复存在,那条穿越田心村的小溪没有了踪影,好在小溪两旁还有几颗已经枯死的柳树,才能在朦胧之中找到它的方位。田心村村口的那几颗古槐早已没了生机,宛似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矗立在村口一动不动,沉寂中,好似正在向每一个路人述说着他曾经的繁荣与茂盛,以及它遭受的摧残和不幸!

因为采挖稀土严重失控,只有不到十年的光景,县城周边的四五个乡镇,几十个自然村,当年的繁荣已经不复存在,甚至可以说消失殆尽,曾经明净秀丽的山色,桃红柳绿的红土地,也被刺鼻的酸土,浸泡着化学药水的烂泥所取代,流淌了数千年,宛如如蓝色丝带一般的九龙河,也被上游的采矿者每天挖山不止而阻断,就像一位病入膏肓的病人,已经积重难返,成了这里老百姓永远的痛。

濂河自古以来就是穿城而过,将一座山城隔断在东西两头。传说,曾有风水先生点破,此地设立县郡,最大的不足就是水破天心,河煞太重,出不了官宦和名人。果不其然,从县志记载看,自古以来,知府以上的官宦几乎没有,大革命以后,直至新中国诞生也没出几个文官武将,也没有出过几个像样的才子佳人。

南方闹冰灾的这一年,全县二十几个乡镇虽然也未能幸免。然,这“九九八十一天”,却有一半多的乡镇在冰天雪地里躲过一劫。其功劳自然要归结于这里孕育子孙的原始森林。那一颗颗,一排排,如插枪似的巨大的油松和红杉树,无惧风霜雪雨,即便是冰天雪地,风卷残云,它们却巍然不动,宛如一个个巨人矗立在广袤的山林。

立春过后,又一场大雪不期而至。默无声息的飞雪,就像飞絮一般整整落了两天两夜,飘飘洒洒,纷纷扬扬。这时的九龙山脉,银装素裹,它景色的妖娆和秀丽,堪比大兴安岭。

“多年不曾晤面,见到你们真高兴!老兄你在哪儿发财呀?”说话的正是县建设局的美涛。出来晨练的人们感到很诧异,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一直都在九江服刑,而且刑期还不短。他的出现,令很多人感到诧异。

美涛抬起双手双手在嘴边呵了呵热气,然后掏出一包“至尊”说:“来,会抽烟的都来一支这所谓的名烟,看看它到底好在哪儿?”说话间,他非常熟练地“咔嚓”给每一个人点火,并深深地吸了一口,吐了两个满满音圈,又自言自语地说:“感谢苍天有眼,让我老美获得解释!现如今我重操旧业,从零开始,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将东山再起。”美涛带有几分愤懑,几分自信地说。

“你老弟令人刮目啊!鸟枪换炮了。如今还挖山不止,搞你的稀土矿吗?难怪老弟如此潇洒,至尊香烟都抽起来了。这可是县团级的待遇呀。”有人说。

“哪儿呢!我算个鸟,贫下中农一个,这包烟是我做稀土生意的侄子给的,他们的日子过得潇洒,每天都好烟好酒,进出于酒楼宾馆,融入于政客之间。这县里没有人不认识他,也没有人敢于和他大声说话。这叫官场效应,是官府之威成全了他。”

“这里蕴藏着挖之不竭,取之不尽的稀土矿,而这价格,过去是一年一个涨,可如今那可是一月一个涨了。你们莫看这几个乡镇山河破碎,穷了一方百姓,它可是肥了相当一部分走得近,靠得前的人,我那个侄子就是那帮富得流油人群中的一员。他懂得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其规则,懂得运用经济杠杆来平衡关系,从衙门到警察局,再到各乡镇的镇守之王,他都能够一一搞定,如今的他可谓政客们家里的常客,酒席宴上的座上宾。”美涛不无得意的说着。

“老弟不也是托福在侄子那里发财了吧?”有人问。

“算你猜对了。哎!可是好景不长啊……”美涛一声叹息久久未能说话。

“怎么啦?我们也听说咱们县的稀土资源不但丰富,而且还让不少人发了大财。这也是祖宗留给后人的一份大爱呀!有福之人才能摊上这样的机会哦。”有人插话说。

有人问:“你看见了陈溜哥这小子了吗?他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嘛!”。

“进去了,进去都好些时候了。就是跟上次那个常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都进去的。这老兄因为行贿,不久也跟着这些个‘苍蝇’一起进去了。”美涛两手一摊,尽在叹气和摇头。

“我们这些人长期在外,对于家乡所发生的事情知道甚少。尤其是像县里的干部出事,如果不是有人传递消息很难知道的。因为在互联网上一般都看不到。”我说。

“说来也是。你们出门在外难得回来,对于家乡的大小事情总没有我们的耳朵灵。”美涛接着说:“等下我还要去一趟蒙坑,咱俩有空再聊。”说罢,他扬长而去。

正当人们驻足眺望,议论着这方圆数十里生态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时,从笔架山那边传来清晰而悦耳山歌:“故地重来看旧景,历历往事涌上心;十年牢狱如噩梦,功名利禄成浮云”。歌者,正是当年一度叱咤小县城文坛的,擅长攻于心计的老手——县文化广播电视局的王林芳。他也是因为参与非法采矿、行贿、受贿构成犯罪被法院了判了有期徒刑,也许就在最近才刑满释放吧。

“他的主要问题还是那座‘文化广播电视艺术中心’筹备和建设过程行贿受贿,据说数额还很大。”有人议论说。

“再就是,这老兄利用职权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在党内乃至全县造成影响很大,即便不是犯罪也将受到党纪的严惩!”一位退休多年的老人说。

哦!记得,记得,十年前王林芳也参与了合伙筹股,探矿圈山,踩点围地。搞得热火朝天呢。有人突然发生,说起了他的故事……

这是一段故发生在十年前故事。那一年正赶上了县城大名鼎鼎的个体户——野猪牯为儿子举行婚礼,宴请了几乎所有握有资源和项目的局、委、办的领导。就在这次酒席宴上,王林芳可是鹤立鸡群,非常引人注目。

就在这次婚宴上,王局长很是客气,竟然让几位前辈坐上席。很多人想推辞也没有用,他说,“你们都德高望重,这样的场合我怎能高高在上呢!”。

宴席上的王林芳局长今天没敢像往常一样开怀畅饮,千杯不醉,借酒发牢骚,讽喻满嘴角。

本次野猪儿子的婚宴上,王林芳局长的老婆是媒人,王林芳作为证婚人隆重地登场,在数以百计的宾客面前一展他的风采,同时也可以宣示他过人的智商和修养。

酒席宴上,王局长好像没有从前的那种海量,也许是还有别的设么应酬,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呷了一小杯,便抱拳作揖的说:“各位慢慢用,鄙人还有应酬,先告退。”匆忙间,让人看他俨然就是一个日理万机的官场之人。

王局长的习惯,几十年如一日。大凡出现在正式场合之前,他总要现在盥洗间的银镜前察看一番,然后梳头、剃须、抹抹面,拉拉耳垂揉揉眼,毫不懈怠地费一番工夫。梳理打扮后,他左顾右盼,上下打量,觉着镜子里的人气宇轩昂,光彩照人了,这才往外跑。“虽然快到退休的年龄,有这般模样去陪首长应该算是合格了吧。”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赶在正式卸任前,王局长还想再干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造福于民的大事。为此项工程,已经令他朝思暮想,茶饭不思。那就是将现在城里那座已成规模,但半新不旧的广播电视大楼,改建成一座集广播电视,文化艺术,读书休闲为一体,功能齐全的综合大楼——文化广播电视艺术中心。

还在去年冬季,他已将题为《经济发展文化先行》洋洋洒洒万余字的可行性报告呈送到了县委樊书记那里,就待县委常委会过后一纸批文了。工程预算投入资金将突破9000万元,已经接近县财政全年收入的一半还多,是明显,靠当地财力支持只是一句空话而已,但为了说理充分,《报告》行文格式上务必做到文采讲究,务必丝丝入扣,专业俗语也不能生拼硬凑。

令他头疼也是至关重要的就是通过何种方式来融资,怎样来运作?所以他呈送的《可行性报告》侧重以土地置换的方式,在公开竞标的基础上,由开发商按照商业模式,集文化娱乐、商业运营内在的共同元素,打造一座具有跨世纪意义的容文化、商业于一体的综合大楼。

运去金成铁,时来铁似金。也许是好运缠身,不料项目还处在勾勒阶段就欣逢上级对口的一个部长到县里视察工作,这样的巨资项目,没有上级的鼎力支持是难以完成的。这可是天赐良机,老天助我也。只要这个项目能够引起部长大人的兴趣,他一定会全力支持的,这对于以加速推进这一历史性项目的进程,促成他人生最后一个心梦变为现实,将起到决定性作用。王局长想到此,心中露出了一丝丝暗喜。

为了圆梦,王局长不惜人力、物力和财力,搞了一台质量上乘,内容丰富,雅俗共赏的汇报演出。他甚至还花重金从省歌舞团请来了舞美设计、场景音效等大师级人物和著名的歌舞戏曲编导,以提高整台节目的观赏性和趣味性。在上级视察团队到来的那个晚上,他要让上头来的那个部长观看得眉飞色舞,甚至是大喊大叫。

就在王局长紧锣密鼓筹备时,上级视察团正式启程,县里也得到了省里下达的《通知》。县政府办按照指示立马给王局长打了电话,告诉他部长就在后天抵达县里,务必准备充分,不可麻痹大意!

第三天一早,他家门口一辆“路虎”三声鸣笛:“滴、滴、滴”王局长知道是司机小唐来接了。王局长打开门边的鞋柜取出那双平时很少穿的,总是锃亮照人的黑色“皮尔卡丹皮”(那是两年前全市优秀文化局长一次组团前往法国观光旅游在巴黎时花了300欧元购买的),然后又习惯性地用那块海棉块擦了擦,来不及跟老婆、保姆打一声招呼,便匆匆出了别墅的大门。

司机小唐说他很想看今晚的演出。因为他想一睹热恋中的女友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风采。他女友告诉他,她除了今晚参加县直机关年轻女职工健美操表演外,还将表演杨丽萍的独舞《雀之灵》。但他知道,今晚他只能在门外头等候,老老实实坐在车里听他的《哨妹子》。

“梁局,梁局。”小唐打开车窗玻璃,伸长脖子朝外头喊了两声。

梁副局长,是王局长当之无愧的接班人。今天晚上,他不能像一把手王局长那样自陪部里来的首长看汇报演出。不过,作为分管安全工作,和乡镇文化建设的他倒还是可以自由进出今夜被严格控制的文化局演出大厅。

“部首长五分钟后到。”梁局在车窗外把手腕抬到鼻尖处。他高度近视,戴600度的眼镜视力还不足零点八。他是全县文化系统最年轻的正科级副职之一,今年才29岁。他说:“我想亲眼看看他,虽然我在电视里曾经看到过。”。梁局很景仰部里来最基层视察工作的首长。他在一次培训班时听过首长的授课,首长语重心长的谆谆教导至今想起来意犹在耳,还能让他激动不已。他知道,首长跟他同是北师大毕业的高材生,是名副其实的前辈级校友。年轻的梁局长一直把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老校友作为追求人生目标的榜样,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首长一样叱咤风云。所到之处前护后拥,光彩照人。

王局长从“路虎”里钻了出来,急忙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的劳力士,时针指向18点15分,离开演只有一刻钟。当他抬起头来看时,只见县里的“一把”和“二把”,以及分管领导和其它局、委、办的嘉宾,他们和她们一个个都衣冠楚楚地站在那座半新不旧的文化馆大门前。他顾不上随行的梁局长和司机,急忙奔过去同领导们打招呼。围观的人群一阵骚动(他们大都是机关下班后闲得无事可干的家属们),王局长与“一把”耳语了几句,告诉他,你和“而把”与首长的座位安排在在第一排,和部长两隔壁。

几位身材粗狂,目带凶光的值班民警,如临大敌似的走在前面,他们挥动着手臂,驱赶大门口密集围观的人群,大家看这架势不好再往里挤地闪开一条稍稍能通过一人的通道。其中有个便衣公安拿着对讲机不断的在那里喊话,看样子是指挥现场保卫的。

首长真的来了。只见他高大伟岸,红光满面,文人的雅致与气质全部表现在那副博士眼镜里。微笑中他扫视场内的一切,看上去对于今晚的群众性文艺演出还是挺满意的。突然,有个带深度近视镜的从人群后头钻出来想靠近首长,一个牛高马大的便衣敏捷地靠了上去,稍稍地用肘力一顶,那个“眼镜”哇地一声闷叫,被撞出2米多远,同时也把身后的几个人撞退了好几步远,捂着肚皮跌倒在地上,紧接着也有几个人跌倒在地了,那个瞬间形成的缺口也在瞬间被拥挤的人群填补了。就在这一瞬间,王局长看清了倒在地上的那个“眼镜”,正是副局长小梁。但他却弄不清这位年轻的副局长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在那么关键的时刻做出那样异常的举动呢。王局长没时间去细想。他跟在县里的“一把”身后,县领导跟在远道而来的部领导身后,省市来的同行跟在首长的身后,井然有序,按部就班的进入了演出厅。

癫痫病重点医院有哪些
成都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好
早期症状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