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赛品咖啡价格 >> 正文

【江南】恋爱时 那年那月那日的我们(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日。

我们牵着手,在校园外那条林荫路上漫无目的的走。

没有交谈,没有微笑,只是两个人的手相拥而泣。仅此而已。

她迈着大步,我迈着小步,我们不和谐的步伐让我们的手更紧的握在一起…

一路上,我们微笑着与各自的朋友打招呼,那么热情。那种热或许更多的是出于我们彼此之间的冷…

她诺诺的转身,看着我与朋友鬼魅的笑,

我轻轻的侧耳,听着她对朋友憨憨的话。

就这样,我们穿梭在无言的尴尬中,很久,很久…

不知何时,我们走进了一条少人的小径。

我们还是那样走,左手拉右手。仅此而已。

我回走,重拉起她的手,于是我们一起走…我在左岸,她在右岸,中间隔着万丈深渊…

北方的七月,温度中带着苦闷,夹着忧郁。

路旁的老大爷躺在摇椅上,扇着蒲扇,优哉,惬意。看着她,望着我,然后闭目养神,嘴角挂满了微笑…

原来,在别人眼中,我们是如此的幸福,及时是现在…

些许的风缭乱了她丝丝长发,挂到我干裂的唇边。我轻轻的抬了手,抚着

她的乱发,她怔怔的看着我,停了步伐,就那样一直看着我为她梳头…

已毕,我止了手,看着她。那时我才明白,有些话并非是出自真心的,就像我说不爱她。

我探过手,轻轻的划过她的鼻尖,然后,忘记了牵手,一个人径直的往前走。她的呼吸声渐渐地离我远去,直至消失我才想起了她。

于是。我止步,转身。

她站在那里,从盯着我的背到现在看着我的眼…

我回走,重拉起她的手,于是我们一起走…

我在左岸,她在右岸,中间隔着万丈深渊…

命运似一根月老手中的红线,曾经将我们紧紧拴在一起。可我们却不懂得珍惜,非要用年少轻狂的无知来伤害自己,伤害对方,以至于今天我们不得不抱着一个残垣断线哭泣…

路不知在何时出现了交叉口,我们不约而同的住了脚。

一秒钟。

我忆起从前,她想起往事。

于是,我选择了向右走,

而她,选择了向左走。---那是我们曾经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喜欢走的路。

命运似一根月老手中的红线,曾经将我们紧紧拴在一起。可我们却不懂得珍惜,非要用年少轻狂的无知来伤害自己,伤害对方,以至于今天我们不得不抱着一个残垣断线哭泣…

就这样,她的泪越过我半敞的衬衣,滴在我的胸前,摔得支离破碎。砸得我无言以对。

我掏出纸巾,轻轻的为她试泪,纸巾上的一个小小的絮依偎在她长长的眼睫毛上,久久不肯离去。那让我看到她彼时的妖媚。弄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示意她闭上眼,惊愕了一下后,她微微一笑,彷佛一个胜利者对待俘虏一般…是的,曾经我就是她的俘虏,但现在…

她慢慢的闭了眼,撅着嘴,微微的向我这边倾了倾身。淡淡的唇等待着我的滋润…

可我没有…

我只是轻轻的佛去她睫毛上的纸絮,仅此而已。

好了,睁开眼吧。话出时,她一脸煞白,随即两行珠子穿成线般的从她的颊上滚落下来。

我们不能回到从前么?

她看着我,盯得我脸火烫烫的疼。

我没有应,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回她,更不知今后的路该用哪知脚朝着哪个方向走…

牵了她的手,我们继续走…

她的泪掉到我们相拥的手背上,彻骨的寒,以至今日想起那些事时我仍不禁的寒战。

路过听香水谢时,我们不约的驻足…

那个还印有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小店,弥漫着以往的温馨而略带着丝丝浪漫。

我与她对视,然后一如从前般牵着手,走了进去。

店主姐姐显然对我早以熟悉,道了声:“弟弟。好久没来玩了啊,最近可好?”

我只是冲她笑,淡淡的,伤伤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她。

我只叫了一杯很浓的橙汁,店主会心一笑,“还是老样子呢啊。”

我喜欢那种浓郁的感觉,其余的,一如从前都是她所喜欢的。鸡米花,蛋塔…还有那杯小店的招牌饮料--清茗芷水,据说那是姐姐的BF的最爱。虽然他们分开了,但是姐姐还是忘不掉他…

那藏着无限深邃的清茗芷水…

我吸了口橙汁,问了店主:“姐,今天的橙汁怎地这么浓了”

姐姐一脸疑惑,没错啊,还是以前你所喝的那种,一点没有变哦。

我一脸茫然,不知所语。姐姐泯了泯嘴:难得你来这里玩,今天的饮料姐买单了。

我客套的应和了几句,却忽得觉得陌生…

我翻着曾经来过这个小店的恋人们写下的心愿,却始终找不到我与她曾留在这的痕迹…

我回头看她,显然她也没什么食欲,不知是天热还是怎的…她只吃了些许的东西,便停了下来…

我为了逃避又一次的对视,拿了旁边的壁橱的馨纸,一个叠起千纸鹤来。一个,两个,三个…她用她那温柔的眸子呆呆的注视着我,就那样一直注视着…

我把叠好的千纸鹤用红线串起,然后画了个我都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脸,挂在了我们常坐的那个东南的座位旁…

些许的风吹来,千纸鹤杯佛道她的身旁,映着她的颊,很美,很美…

可那已经不在属于我---尽管她是那么真实的站在我的面前并且只与我有咫尺之隔。

我用手去抚她的颊,却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已经缩回…我不知道是我,是她,还是我们变了…

我托着腮,重新翻阅那个印有爱情标记的薄…试图找寻那么我们曾经相爱的见证来说服自己重新爱她…

巧合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却注定将我们生硬的分开,甚至不给我们一个明白的理由…

在唯一的一页缺页上,我落了泪…

一切真的都以成为过往云烟,那种真实让人痛心疾首,撕心裂肺…

那是我们那次吵架的时候,她撕下去的…

她从“一支笔”的包里掏出了一张布满胶带,满身伤痕的纸条,慎慎的往那缺页上合着…

我伸手拦她,“不必了”。

她却撇开了我的手,执意要做…

良久…

她晃着许愿册,对我淡淡的笑,我知道她是在告诉我:连这个心愿寄予都能重合,我们为什么不能…

我默然…

我抬头望了下小屋的kitty钟,然后冲她指了指:时间快到了,走吧。

她显然很失落,不过还是握紧我的手,随我走了出来…

姐姐还是那样甜甜的笑,我亦然。

出了门,我回头,看到刚才我亲手挂的千纸鹤在二楼摇曳,我看了看它,做个最后的诀别,然后默默发誓,永不再来…

时间如蜗牛般蠕动,亦如我们蹒跚的步伐…

我抬头望了望天,很蓝,很蓝,如同她爱喝的那杯“清茗芷水”一般。可是我

又不得不低了头,因为阳光实在抬烈毒,刺得我睁不开眼…

我踩着上次送她回家路上仍留有得痕,心中却找不到些许的迹。

汗渐渐得渗了出来,很热的天气,我侧目看她,她单薄的衣已吸在身上。

于是我在临近的商店买了瓶绿茶给她,然后我们开始沿着楼影走,毕竟那样会少一些毒辣的阳光的迫害。

刚走不远,我的手便被什么生硬的拽了下去。我下意识的转身---她崴了脚。

我忙扶她坐下,然后试探性地触她的脚,以便知道她伤的程度。

她只说着没事,却忍不住疼痛的泪,显然,伤的很厉害。

我焦躁不安。

我的汗水很快地湿透了衬衣,她在旁给我擦着额,我轻轻的脱去她的鞋,

然后退下她的丝袜。

已经红了,显然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处理能力之外了。

晌午,很少有车了…

于是我背着她去最近的医院。一路上我揪心的痛却不知为何这般…

我一边走,一边安慰她:如果疼就哭出来吧。

她没有哭,只是恶狠狠的咬我的颈,很疼,很疼…

很快到了医院,我也累得够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跑这跑那的去挂号,去拿药…

忙得头晕转向…

终却,医生说可以离开了,但要好好的休息。

我背了她,看看表,索性时间还好,于是在医院的门口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知道她还是很疼,因为她还在咬着我的颈…我去抚她的额,满头的汗…

车站广场100米范围内是不允许任何机动车进入的,于是她要我扶她进去检票。

我说:还是我背你吧。

她说:都到现在了,我还是那么拖累你。

我没应她,只是用手轻轻的拂在她的唇上,然后将她背到背上。

车站广场上的人无一不盯着我们,一个高瘦的男孩背着一个赤脚,身着短裙的女孩。指指点点,显然我们的年纪是他们最大的论点---那年我们16岁。

检票处的人已经不多了,三三两两的,所以不是很挤。我在检票处旁的商店买了双kitty的卡通拖鞋给她---余下的路我已不能陪她走下去了。

因为另一个男孩正在检票处等待着她,他的手里牢牢握着K521次列车的双人票…

而我,连一个买补票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男孩见我背着她,先是惊愕,后是平静。他微微一笑后对我说了个谢字,然后躬了身将她抱在怀里。

她双手死死的搂住他的颈,因为他不想再从一个男孩坚实的臂膀中陨落---她也经受不起那样的疼痛了。她不停的落泪,泪摔在地板上,声音湮没在他们离去的背影里。

也许,她为了离开我而伤心;

也许,她为了得到他而喜泣。

火车驶来,呼啸而去。都在一瞬,仅此而已。

留下的是我与我手中她的丝袜…

我转身,却发现如此的艰难,也许我该铭记些什么了…

身体像被抽干了一样,软弱无力。我慢慢的蠕动着身子。试图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风吹来时,我犹豫不决;

风逝去时,我追悔莫及。

可是,一切的一切已成定局。

方程X已得出结果,是他而不是我,这是对她来说,最终的答案。或许她以后会不满,但是现在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传说,每个男孩都是一个天使,都是爱情的圣教徒。为了爱情,男孩放弃天堂决然折翅,选择留在人间守护自己的爱情。只要他为爱流了泪,他就会变成凡人。

爱就是天使的弱点,致命的弱点。

让我坠落人间的是她,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单纯的女孩,却是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魔,是她让我背负上沉重的十字架,一个灿烂的夏季,使得我从此在天堂与地狱间漂泊。

无处停靠…

那月。

晴朗的天,我站在阳台上晒日记。---那些三年前的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共同写下的故事。

我还是不忍去撕掉他们,于是我把他们精心的装订,然后放到一个在我认为最为珍贵的盒子里。---这一放,便是三年。

三年,我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能拿出来说。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开始越发的消瘦了。仅此而已。

这三年间,我和一个女孩拍拖过---一个从身材到气质…无论哪方面都与她有着某种相似的好女孩。我却始终从她的身上找不到过去的感觉…

后来,我们分手,尽管痛,却没有以前的那种撕心裂肺…

对于那个女孩,我更多的是愧疚,爱情被我当成了游戏,她在那场游戏中被我当成替换你的棋子---尽管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的确做了…

分手的7月,发生了太多只有在爱情泡泡剧中才会发生的故事,所以我尽力的去掩饰着。然后他们却又都真真切切的,赤裸裸的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不得不承认它的存在…

那月,她总是要我调到她附近来---因为她讨厌我身边的那个女生总是缠着我谈这说那。

“其实没什么,只是你太多心了”我淡淡的说,不以为然。

后来,她在班里一顿天翻地覆得闹让那个女孩所有的尊严一一坠地,尽管我事后再三赔罪,却终无济于事---一个16岁女孩子的脆弱尊严,有什么能比这更珍贵?三年后的今天我这样问我自己…

除了荒诞,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彼时的她…但毕竟说到底是我不好,我在她的眼中“沾花惹草”了,所以我还是尽力的去迁就她,只要她开心,我委屈下无所谓。

事情本应平息了,可一切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她总是不懂我的心思,于是我的迁就被她当成了“护身符”“免死金牌”…

从那时起,我的迁就在潜移默化得助长了她的任性,然而我不在乎…因为我有责任去忍让。

但她却越发不可收拾。她把对我的任性施加到每一个和我有来往的女生身上,以致于后来发展到某女生向我请教问题时,她也穷追不舍,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渐渐的我的那些异性好友几乎都在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下主动与我断了关系,及时仅留的几个也很少与我说话了…

那时,你常说我们的爱情如火如荼,但是我却感到莫名的凄凉…

于是我约你去听香水榭。

我知道你跟我一样是自负的人,所以我尽力地去谈一些让你开心地事,我知道过早的切入主题会让你觉得很尴尬…

但是当我末了说了句:“莫莫,你对别的女孩不能太任性,那样…”

话还没落下,她便怒火中烧,继而与我大吵大闹…引得无数双诧异的眼注视着我们。她愤愤的撕掉我们写下的那些心愿,撕了个粉碎…

癫痫病的治疗费用贵不
癫痫病怎么饮食和治疗
西安癫痫十佳医院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