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消防知识培训记录 >> 正文

岁月风尘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壮士凯旋归来,激情点燃西部梦想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卫国家就是保家乡。

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打败美国野心狼……”

1958年秋的江城街头,人头攒动,彩旗飘扬,雄壮威武的志愿军军歌响彻街头,“欢迎志愿军归国”“热烈庆祝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等各式横幅、条幅悬挂张贴在街头、商铺,人们或是敲锣打鼓,或是手舞彩绸扭动着秧歌,欢迎归国的志愿军指战员们。

20出头的肖明远就在这支归国的部队中,参加志愿军的几年里,在多次战役中,凭着机智勇敢,他出色地完成了运输物资的任务,在经受了战火考验之后,由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汽车连连长,穿着洗得泛白的军装,年轻的肖明远显得威武干练。

离开了战场,开着军车缓缓地行驶在武昌街头,肖明远被眼前热闹场面所感染,内心涌动着阵阵暖流,心中不由思绪万千:“终于踏上了这块日思夜想的土地了,姆妈我终于活着回来了,您老人家还好吗?”

“玉菡姐,快看那位开车的军人真精神,我要是能穿上军装,那该多好啊!”

“楚玉,你成天不是刀啊,就是枪啊,哪像个女孩子,都是姨父把你给惯坏了。”

路边欢迎的队伍中,两位举着彩旗的姑娘的对话打断了明远的思绪,顺着声音望去,两位清丽脱俗的姑娘站在道路边,名叫玉菡的姑娘,眉目清秀,肌肤如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束成两条麻花辫,一袭白色长裙,将适中的身材勾勒的楚楚动人,宛若一朵绽放的莲花;而叫楚玉的姑娘却有着别样的韵味,一双大大的眼睛顾盼生辉,一头齐耳短发映衬着粉白的面庞显得妩媚动人,上身穿白色衬衣,下身一条深蓝色背带工装裤,身材虽不及玉菡高,却也是清纯靓丽,明远的目光瞬间被眼前两位女孩所吸引。

玉菡、楚玉说得正起劲,猛抬头看见肖明远出神地望着她们,那叫玉菡的姑娘羞涩地低下头来,楚玉虽然害羞却仍不失俏皮打趣道:“玉菡姐,你这个大美人把人都看傻了,看样子我快要有姐夫了!”

“你这丫头,知道你伶牙俐齿,怎么什么话你都敢说,看我不给姨娘说去。”玉菡又羞又气低声呵斥道。

“好姐姐,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不行吗?”调皮的楚玉装作很可怜的样子看着玉菡,让玉菡忍俊不住。

肖明远知道自己失态了,两位姑娘的对话让他不由地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地朝姑娘们笑了笑转过头去,脚下踩动油门跟随着部队缓缓离开了,但是这两位姑娘的清纯靓影却留在了他的脑海中。

从朝鲜战场回国后,肖明远转业到地方武装部担任宣传干事,领导知道他乡下还有老母亲,分给明远两间平房,给他几天时间回乡下去接母亲,就要见到日夜思念的母亲,明远抑制不住内心地激动,母亲抚养自己长大真不容易,年轻守寡带着自己走乡串户为人量体裁衣,日子过得很清苦,但母亲从未抱怨过,朝鲜战争开始了,母亲毅然送自己参了军,还记得出发的那天,来送行的老人硬是一滴泪都没掉,但是明远分明感觉到母亲的无助,他下决心一定要活着回来。

明远把武装部的房子收拾停当后,第二天清早步行赶回离武汉十几华里汉江边的家,离开家乡三年了这里依然是那么美丽富饶,平坦宽阔的江汉平原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看着一片片的农田是那样地亲切,养育他的汉江水依然静静地流淌着,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牵动着明远的心,离家越来越近了,远远看到房前忙碌的母亲,他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当明远站在母亲面前的时候,看见她头发花白、日渐苍老,明远心里酸酸的,“姆妈我回来了!”

坐在门前低头揉洗衣服的老人抬头看到明远一时愣住了,多少回梦见儿子回到家中,如今孩子站在自己面前却以为还在梦中:“我的儿是你吗,我没有看错吧?”母亲站起身子用手揉了揉眼睛,明远走上前去连忙搀扶住母亲,母亲仔细地端详着明远,没错是儿子,是儿子,老人禁不住潸然泪下。

“姆妈是我,明远回来了,您没看错!”明远激动地说道。

“我的儿你终于回来了,我天天盼夜夜想,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母亲泪流满面地说。

“姆妈,我也害怕见不到您了,这几年您受苦了!”肖明远眼里也闪动着泪花,看着母亲明远欲下跪行礼。

“我的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母亲喃喃道,忙不迭地扶起行礼的儿子,多少回倚门翘首盼望,多少次喃喃自语念叨的儿子,今天终于风尘仆仆地回到自己的身边,老人百感交集,仔细地打量着儿子,儿子已脱去当年地稚气,脸上透出了刚毅果敢,身穿军装的儿子显得英俊威武,看着长高成熟的儿子,老人真是感到无比欣慰。

“姆妈我回来了,您今后就不会受苦了,我要好好侍奉你老人家!”明远看着老母亲动情地说道。

“好好好,我以后要好好地享儿子的福咾!”明远母亲用衣襟擦拭完脸上的泪水,又笑着看着儿子说道。

“大婆,伢儿都回来了应该高兴啊,莫在哭了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好日子就在眼前了,伢儿大老远回来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让伢儿进屋休息休息吧!”闻讯赶来的乡邻们被眼前的场面感动着,纷纷劝慰着老人,大家知道这三年老人很不容易,凭着自己的手艺走乡串户艰难度日,再苦再难也从未向政府、相邻们伸过手,如今儿子回来了,大家由衷地替她高兴。

“是啊,是啊,是该高兴啊!”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儿子的搀扶下走进了屋,乡亲们你一只鸡,我一只鸭,小屋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屋里响起了久违的笑声,亲情渐渐温暖了老人一颗孤寂的心。

今天,是抗美援朝英模报告团到武汉解放中学演讲的日子,一大早,校园里彩旗飘扬人头攒动,广播里播放着《歌唱祖国》、《抗美援朝》等革命歌曲,学生们站立在学校大门两侧,挥舞着手中的彩旗,敲锣打鼓迎接英模报告团地到来,这些年轻人正值热血沸腾的年纪,对未来抱有无限地憧憬,在新中国建国初期,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打出了国威,这让热爱国家的人们无不欢欣鼓舞,玉菡和楚玉也在这群学生当中,在朝阳的映衬下,这些年轻的面孔呈现出勃勃朝气,全校师生热切盼望着报告团地到来。

早上九点钟,肖明远一行人走进学校礼堂,学校领导致欢迎词,明远走上台代表报告团向全校师生表示感谢:“敬爱的武汉解放中学的校领导、老师们、同学们,你们好,我叫肖明远,很高兴受部队首长的委托,现在由我和我的战友们给大家汇报在朝鲜参战的英雄事迹和战地见闻,有不当之处请大家给予批评指正……”礼堂里瞬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战士们被同学们的热情所鼓舞,回到祖国怀抱的他们,深深体会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

报告团的演讲开始了,战士们满含深情地讲述着那段在朝鲜战场上战火燃烧的岁月,全体师生们也被战士们的真情所感染,他们跟随着战士们的讲述,穿越在战火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跟随着战士们在月色下急行军,在上甘岭挖坑道,在运送物资补给的途中躲避着敌人的炮火。

为了一场战役的胜利,他们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仅靠着双脚一路狂奔,几乎达到生理极限,有的人边跑边开始吐血,继而一头栽倒再也没能站起来,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继续跟上,就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和战无不胜的决心,打败了武器先进、装备优良的美国鬼子。

回想当年上甘岭战役时,一位战士说断粮缺水成为上甘岭最大的敌人,由于“联合国军”的飞机大炮封锁了志愿军所有的补给线,无数的战士和老百姓死在运送给养的途中,坑道里许多战士连续几天没有进食,却依然坚守阵地,到最后连水也没有了,医护人员只能用少量的棉花蘸取坑道岩石上滴落的水滴,擦拭战士们干裂的嘴唇,就是在这样艰苦无法想象恶劣的环境中,中国军队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靠的是强有力的凝聚力。

战士们讲述着那段血与火的悲壮岁月,讲述着英雄儿女捐躯战场的光荣事迹,这些在战场上不怕死、不流泪的铮铮男儿,此刻禁不止哽噎,让台下聆听的人们攥紧着拳头,各个热血沸腾。

肖明远讲述着他在战场上的见闻,那是他和汽车连执行运送战地记者和物资上战场的经历,记得车队出发时,敌人的炮火扑天盖地,他们还没有接触到敌人,被炸的军车和人员已经过半,一位年轻的摄影师牺牲时,年龄不过二十几岁,在清理他的遗物时,他的日记里还写满了对恋人的爱恋,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肖明远含泪告诉大家朝鲜战场非常残酷,无情的战争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每次战场伤亡惨重让人心痛,上一刻还一起并肩作战的生龙活虎的战士,下一刻就被无情的枪炮夺走宝贵的生命,战士们来不及掩埋烈士的遗骸,就继续投入激烈的战斗当中……

听着肖明远和他的战友们的讲述,在场的全体师生无不心潮澎湃,同样的青春不一样的人生,会场里再度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向志愿军战士学习,向志愿军战士致敬的口号声此起彼伏。

报告会结束了会场气氛热烈,玉菡和楚玉几位年轻的女孩子走上主席台,给战士们佩戴大红花,明远、玉菡、楚玉三人在这样的场合再次相遇,都有着无法言说的羞涩和惊喜,身穿校服的两位女孩越发显得清纯可爱,而站在主席台上的肖明远显得更加英俊挺拔,三个年轻人再次邂逅心中不免有些异样的情愫在涌动。

玉菡、楚玉和同学们献上他们为志愿军战士们精心准备的歌舞表演,会场上气氛更加热烈,军民团结一心每个人的心中激情涌动,浓浓的爱国情填满心间,大家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的笑容。

年轻人之间永远不会陌生,在一起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报告会后肖明远的家成了年轻人聚会的地方,玉菡和楚玉自然也在其中,和他们一起来的年轻人中,有一位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玉菡、楚玉叫他昊天哥,难改快人快语习惯的楚玉,悄悄告诉肖明远母子他是玉菡的护花使者,言语不多的玉菡无意中听到后白了她一眼,弄得楚玉转过身来跟明远母亲直吐舌头,肖母被这个活泼淘气的女孩的俏皮样逗乐了,这些孩子们的到来使老人内心的寒冰渐渐融化,老人的心被孩子们温暖着,她对生活充满了期盼。

从战场回来的肖明远因为母亲的关系转业到了地方,心中总有个心结无法释怀,离开了部队的他时常感到失落,和他一起回来的战友们跟随大部队,延着陇海线一路西进直至新疆开始了军垦生活,战友在写给他的信里,描绘了如火如荼的军垦生活,这让他羡慕不已,他觉得那才是他想要的生活,但是看到头发花白的老母亲,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他,一直认为军人就应该冲锋陷阵,年轻人就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淬火、经受磨练,想起那些在朝鲜战场牺牲的战友们,他觉得与其虚度光阴,不如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样活着才能无愧人生,才能告慰英雄烈士们的在天之灵;在给年轻人讲战场故事时,肖明远将战友们的军垦生活也融进他的那些故事中,使得这些朝气蓬勃的孩子们热情高涨、跃跃欲试。

每当这些年轻人聚到肖明远家中,玉菡都会帮肖母端茶送水,望着玉菡俊俏的身影,肖母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知书达理的温柔女孩;别看楚玉平时叽叽喳喳,只要明远讲起战争故事,姑娘就会安静地坐在做针线的肖母身旁,眨着眼睛静静地聆听,看着楚玉纯真的表情,肖母怜爱地抚摸着她的头。

转眼间进入冬天了,街头的广播里响起了朱德副主席向内地青年发出“到边疆去”的号召,肖明远听了后兴奋的一夜没睡,看着辗转反侧的儿子,肖母知道儿子有非同寻常的决定,老人虽然不认识字,但极有见识,像当年送儿子上朝鲜战场时一样,她要让孩子走自己的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肖明远是那种有想法就一定实现的年轻人,他听说青海是和新疆一样地广人稀的艰苦地方,同样需要有志青年去开发,和母亲商量后他毅然报名到青海支援边疆建设,身为共青团员的玉菡、楚玉、昊天等一群年青人听说后,心里痒痒的很想报名,但是遭到家里的反对。

玉菡的父亲经商家道殷实,加上见多识广为人开明,对玉菡和楚玉接受新思想并不反对,但是对女儿要到青海去却不赞成,青海不就是胡人住的地方吗,山高路远气候极差,看着女儿那娇贵的身子,怎么也舍不得孩子离乡背井,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吃苦。

楚玉的父亲原是国民党的一位将领,因看不惯国民党的做派,赋闲在家,楚玉从小调皮像个男孩子,父亲索性将楚玉当男孩子养,对于共产党这些年取得的功绩,楚将军看在眼里甚是赞赏,楚玉回到家里软磨硬泡,父亲虽不赞成也并不反对,楚玉母亲从姐姐那知道这事后,说什么都不答应,玉菡和楚玉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在家娇生惯养怎么舍得送到那样的蛮荒之地去受苦哪。

昊天父亲与玉菡父亲是世交,家道也很殷实,玉菡和昊天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家有意为儿女结秦晋之好,虽未说明但双方都相当钟意,只是儿女尚未到婚配的年龄,玉菡平素矜持言语不多,昊天像大哥哥一样默默地守护着这个妹妹,玉菡要到青海去,他怎么舍得让她独自前往,向父母说明情况后,大人们也不知该怎么办,但心里也舍不得孩子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受苦。

离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昊天、玉菡、楚玉死磨硬泡终于征得父母的同意,楚玉依然是不知愁的样子,高兴得叽叽喳喳,玉菡在那一刻紧咬嘴唇,昊天暗下决心一定要照顾好她。

身穿崭新的绿军装,身背行囊,昊天、玉菡、楚玉到达了武昌火车站,送行的亲友人头攒动,这些年轻人尽管意气风发,就要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家乡了,离开朝夕相处的亲人们,这些整日不知愁滋味的年轻人还是留下了伤心的泪水,“玉菡、楚玉你们从没出过门,这一出门就走这么远,真不知道你们以后怎么生活?”前来送行的楚玉的母亲依依不舍的对两个姑娘说道。

“姆妈您就放心好了,以后我和玉菡姐一定相互照顾,不让您们担心!”看着忍不住落泪的母亲,楚玉掏出手绢替母亲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别看玉菡稍稍年长楚玉,毕竟从未离开过父母,感情一向细腻的她不免在母亲面前落下泪来,母亲见状心疼得说:“我的儿啊,到现在姆妈也舍不得你去那样远的地方去吃苦,真是造业呀!”

“姆妈都是我不好,不能孝敬您老人家了,您要照顾好自己呀!”玉菡深情地看着母亲说道。

玉菡母亲一手拉着玉菡一手拉过楚玉再三叮咛着两个孩子:“以后你们两个要相互照应,我们在行礼里装了些吃的,在外面可别苦了自己,别忘了常给家里写信啊!”在一旁流泪的楚玉母亲也点头称是。

“两位娘娘别担心,玉菡、楚玉还有我照顾那,您二老就不要担心了。”昊天走到玉菡、楚玉母亲身边对她们说道。

“孩子们这一去好像再不回来似得,你们娘们就是婆婆妈妈的。”站在一旁一直没做声的玉菡、楚玉的父亲虽然心里难过,但不想让孩子们走的不安心,故作轻松地说道。

“大婆您老这么大的年纪怎么经受得起颠簸之苦,唉!都说叶落归根,这一走恐怕您要做异乡的鬼了!”知道明远母子要去很远的青海,与明远母亲相伴多年的相邻们赶了十几华里来送别明远母子。

“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只要和儿子在一起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过生活。”明远母亲笑呵呵地说道。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和感人的场面,叮咛嘱咐,宽心抚慰,临行赠言,欢声笑语,还有依依惜别的泪水和亲人怅然所失的眼神。

西部行汇聚了多少优秀青年,他们怀揣理想胸怀大志踏上西行的列车,奔向青海这片遥远的土地,将青春、热血甚至生命泼洒在此,谱写了一曲动人的壮丽诗篇,岁月悠悠,诉不尽风雨沧桑,一代人谱写着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留待后人评说。

伊春癫痫病研究所
癫痫应该怎么治疗较好
治疗小儿癫痫那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