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孕妇超检查报告单 >> 正文

【菊韵小说】少年强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冬天的风照旧凛冽,如同去年一般。光秃秃的树排成行列,也如同去年一般。大雪有厚厚的一层,人们堆积的雪人却不同于去年。我走在空旷的原野上,脚下发出咯吱的声音,看到有个农夫在田里徘徊。熊熊的火在燃烧,映红了那人的面孔。秦岭连绵起伏,凹凸有致的曲线如同将要腾起的巨龙。以至于四面都是寂静悄然,仿佛是恐怕惊扰了那将腾起的山峦。我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顿时青烟渺渺。黑河的水在冰面下流动而在此处只是一条溪流,然后慢慢地蜿蜿蜒蜒流进水库。有的时候当你看着这样的风景时,会觉得时间在一瞬间凝固。但是那时候会感觉很舒服,仿佛融入到这风景之中,而内心也为之震撼。但是这种心情并不是常常都有的,往往是在一个浑然忘我的时刻。

农村里的空气混杂着各种味道,但是清新令人振奋。几只肥壮的秦川牛,在村口闲逛,也没见有人牧放,只有一个小小的牛犊跟在后面。铃铛发出脆响,偶尔有摩托轰鸣。几只乌鸦被吓得惊起,将我的目光带向更远的旷野。

我和朋友来此登山,他们的体力都比我强,所以进山去了。而我则在此无聊的闲逛,风吹去吹来。我孤独地走在这个山旁边的小村中,在这里我只看见老人和孩子了。我想那些青壮年是不是都出去打工了,那么谁来种地呢?但是我看到地里的庄稼长势不赖,所以一点点担心渐渐平复。我想找一饭馆,在哪里喝点酒,说些闲话。但是转来转去也没看见。

一个大篷车突然曝露在我的视线之中,原来是个草台戏班要到乡下演出。是村里包的,于是我这个外人也混在其中,而且同样的不需买票。演员们不是英俊小生或是俊俏佳人,多半是农闲的汉子和婆姨来此赚些闲钱。我看着这拙劣的表演,心中充满了不屑。边走顺着村路走到村子南面的场地上,却发现一个女孩在轻声的哭泣,我很是好奇,便问她咋了,而她只是不断的哽咽而无法发声。这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皮肤有些粗糙,但是五官却很精致。我看着她满是冻疮的一双手,心中不由得充满怜悯。便停止了闲逛,站在她的旁边,等她停止哭泣,好问问她到底出了啥事。过了一会她终于停止了哭泣,只是轻声的抽噎。于是,我再次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变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她在外地的父母要她去深圳。我笑着说道:“傻丫头,这是好事呀,深圳可是个大地方….”我说着滑稽得给她比了一下,说道:“哪里最低的楼也有三四十层,又没有冬天,好舒服的。”这个女孩伤感的说道:“可是到了那里,我就没书读了,我今年都上高三了…”我听了后便劝解她,说道:“没啥的,现在满世界都是大学生,同样的找不到好的工作…”我说道此处时那女孩又失声痛哭起来,于是我安慰她道:“不要说是大学生,就是研究生,博士现在也不好找工作。”那个女孩仿佛被研究生,博士这样的头衔吓坏了,终于暂时的止住哭泣,问道:“为啥呢?”我说道:“你没看电视吗?”她单纯地摇摇头,说道:“爷爷奶奶不看电视,所以我家没有电视。”我对她说道:“这事要从美国说起…”她听到此处,终于不再哭泣,忽闪着一双睫毛很长的眼睛看着我。我问她道:“你知道美国吧?”她点了点头,咬着嘴唇说道:“上课时老师给我讲过。”我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美国现在经济变差了,他们不向咱们买东西了,好多工厂开不了工,所以工作就少了…”她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老师也是这么讲的!”我就像勾引浮士德博士的魔鬼墨菲斯托一样,压低了声音说道:“所以考上大学也没啥用,还浪费学费。不如早早的工作帮帮家人,帮帮爷爷奶奶。”这个女孩有些绝望的,几乎是喊道:“上大学不用掏钱的,上大学不用掏钱的!”我轻蔑笑道:“我还没听说过上大学不用掏钱的事,呵呵。”这个女孩认真地说道:“就是不用掏钱,我们老师说了,现在国家规定上师范可以减免学费。特困户还能有助学金,完了后还给安排工作。”我听到这里不禁笑出声来,说道:“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就算是那样的话,也把你分到老少边穷的地方。”我顿了顿,将带来的水壶打开喝了些水,说道:“比咱陕西还穷,在大山里头教书。而且没有亲人,连盐也吃不上的地方!”这个女孩听到这话,不由得跺着脚,绝望得连声说道:“你说谎,你说谎,你说谎!”我点起一根烟洋洋得意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犹如观赏落入陷阱的羔羊。这个女孩发了一阵脾气,终于慢慢的平息下来。她倔强的擦干眼泪,毫不退缩的看着我。我便抽了一口烟,轻轻地吹去烟头上的烟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了空虚和怯懦。

这时传来了那个草台班子高亢的吟唱,直入青云。我从来就没有听到过如此嘹亮的浑厚的曲调,完全不是剧院里那精致的细腻的声音。就像我家里的盆景,和那远处的山峦的差别一样。我并不能完全听懂曲调,但是乐器和歌声丝丝入扣,敲打村民们和我的心扉。冬天的风也为此鼓舞,吹得更加猛烈,刺骨而入。

那个女孩子并不畏惧着强风,攥着满是冻疮的手,毫不放松的看着我。我不禁充满的恐惧,然而老练的装出镇定的样子,又抽了口烟并吹嘘着。风是如此的冰冷,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双精致的羊皮手套带到手上。我柔滑的手犹如投降的白旗,所以我将它们罩起来,并且插到兜里。

我们彼此沉默的对视着,我看这个倔强乡下少年而无可奈何。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她的兴趣愈发的浓厚起来,我想要了解这女孩子内心真实的想法。于是又问她道:“你的爷爷奶奶多大年纪了?”我的首先发话,想使气氛暂时的缓和下来。她垂下头去,恢复了腼腆,说道:“都是六十多岁。”我又问她:“现在做啥呢?是不是在听戏?”她默默的点了点头,似乎想说话,但又欲言又止。我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微笑起来。

风吹着,沿着国道,向东吹去。大路上被风扫荡的干干净净的,而和当年始皇帝的将军蒙恬所取道的方向正好相反。太阳静悄悄地走到天之中央,这个古老的国家,这些古老的乡村,在光影云天的变幻中渐渐醒来,正如传说中的泰坦。也许唤醒那泰坦的歌喉,正是那些草台班子里汉子婆娘们粗犷嘹亮的歌声。我同时听到村民们用同样的粗犷——吆喝,鼓掌,叫好。

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就掏出二十块钱,给那个满手冻疮的女孩子,说道:“你把这钱收着,你总会做手工面吧,给叔做碗手工面,好不好?”其实我很想去这女孩家去看看,说句老实话我非常想知道这个满手冻疮的女孩家里是个啥状况。那个女孩子用手推搡着钱,说道:“叔,我家又不是饭馆,招呼不了你的!”我说:“那咋办?这里没有饭馆,,马上要吃中午饭了,你看着叔饿肚子。”那女孩子使劲的推搡着我那二十块钱,我都触碰到了她粗糙的手,和手上到处的长满的冻疮。我怕弄疼了他的手,尽量的动作轻柔一些。但是这个女孩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冻疮,只是一个劲的推搡着我的手,和在我手中哗哗作响的崭新的二十元钱。我只好收起了钱,说道:“是不是嫌钱不够,那我给你加点钱?”这个少年听着有些愤怒,说道:“我家又不是饭馆,不卖饭!”看到她如此的斩钉截铁的口气,我于是换了个口气,说道:“我也是不是给你饭钱的,只是想在你家吃顿实实在在的手工面,这钱你可以拿去买书, 你不想看书吗?”我不等她反应过来,就问她:“你喜欢谁写的书?你看过那个作家的书?”这个女孩子有些伤感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只看过语文书,唉!我听老师讲过巴金的故事,我非常想看他写的书,可是我总是没钱。”我于是掏出钱包,从里面掏出五十块钱来,并将钱放到她手里,说:“这就够了,你有这些钱,就可以买巴金的书了。”这女孩子犹豫的接过了钱,低头想了想,又抬起头来笑着对我说:“那你不能说我收了你的钱,再就是要说,你是我们王老师城里的亲戚!”明媚的阳光中我看着这个女孩子歪着头眯着眼,对我笑。她有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点了点头笑道:“好吧!”

在外面看女孩家不穷。一座新起的小楼。洁净宽阔的院子,院子了挂着黄色的玉米,红色辣椒。我走了进来,发现家里有几乎啥也没有,除了卧室中的床,和破旧的五斗柜。在院子外面有一个洗衣机,但是里面的放着的是些杂物。我随意的问道:“洗衣机坏了?”女孩子已经麻利洗起手来,准备揉面。听到这话,探出头来,说道:“没坏,我妈妈上次回来买的,新崭崭的。”我又问道:“看样子不经常用哦?”那孩子已经洗完了手,开是用擀面杖用力地揉面,她说道:“是呀,奶奶说这东西费电,又洗不干净,所以都是我和奶奶换着洗衣服。现在是冬天了,奶奶不能洗了,就我一个人洗!”我听着有些难过,我终于明白了这孩子的手为啥长满冻疮。我走到厨房里,看能不能帮着她做些事情。但是进来后看着这个女孩子,用力地用一根碗口粗的杠子在熟练的揉着面。我看着她漂亮的动作,那根杠子在她手中上下翻飞,便小声的提醒她,说道:“小心你的冻疮,别在破了发炎了。”这女孩子一边揉面,一边说道:“没啥的,我年年都生冻疮,天气一暖和就好了。”我突然想起,我的背囊里有一个应急药包,我带了白药和绷带。于是打开背囊给她拿药,她看到我把白药拿来,有些惊恐的说道:“这是干嘛呀,我不用的!”我说道:“没事的,叔这里有点白药,给你留下,你要好好的擦的话,就会好的快些!”她听了拿起那瓶白药看了看,笑着说:“这是药呀,跟庙里的香灰一样,真的能治冻疮吗?”我笑了笑,说道:“这是真正的好药!只要是见血的伤口都能治,而且不留疤。”我说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打开盖子闻了闻,说道:“好奇怪的味道?像风油精…”我说道:“那里有冰片。”她一边又挥舞杠子,说道:“冰片是啥?”我一下子被她问住了,只好说道:“不知道,一种药吧,很贵的!”

这个时候她已经揉好了面,用力得将面团甩到面案上,然后罩上一块纱布,说道:“先醒一醒,过一会就好了。”于是又找出把干草,用火点着塞到灶里,当她将凉水放到锅里后。就坐在灶前一边拉着风箱,一边和我闲聊起来。她不停地问东问西,有关省城的,有关深圳的。她还天真地问我,因为最近她去了趟省城:“叔呀,城里的女孩子都瘦瘦的,咋冬天还穿丝袜呀,不冷吗?”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那个丝袜不是夏天穿的透明丝袜,是棉的肉色的,所以看起来和腿漏在外面一样。”她一边拉着风箱,恍然大悟的说道:“哦。”而且神色间颇有向往之意。不知道为什么,我画蛇添足的说道:“那是坏女孩才穿的,好女孩不是这样的打扮。”这个女孩子又拉了两下风箱,说道:“我看城里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打扮,她们都是坏女孩呀?”我听了顿时哑口无言,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到:“嗯,嗯,嗯。”她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也就不再问了,只是慢慢的拉着风箱。灶上的火慢慢燃起,照亮了她的面庞,屋子里有了暖意。

这时我觉得我该问些我感兴趣的问题,于是我问她道:“你现在拿定主意没有,还是去深圳,还是在家上学准备考试?”她听到这话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问我道:“叔,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问她道:“那句话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你说的,上了师范,享受了国家的补助,就要由国家安排你到老少边穷的地方那句话。”我说:“当然了,你拿了国家的钱,就要替国家做事。”于是她拉着风箱,仰着头调皮的笑着,试探着问我道:“那到时候,我拿着文凭跑了,国家会不会抓我去坐牢?”我笑道:“别耍这小聪明,国家有的是办法,你这孙猴子别想飞出如来佛的掌心。不过用不着坐牢吧,反正到时候收拾得你自己就想去坐牢了,呵呵!”她吐了一下舌头,又垂下头拉起了风箱。灶间一明一暗,火舌吞吞吐吐。她陷入到深思之中,而我则很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从沉默中觉醒过来,开始将醒好的面切成面条,她说道:“叔,你先帮我扯着风箱,我来下面。”说着又不知道从哪儿学摸出两个鸡蛋,打了放在开水了,而她看着荷包蛋慢慢的煮老后,再将面条下进去。很快就煮好了两大碗面条,我和他一人一碗,屋子了没有凳子,我和她都蹲在院子里。开始吃起中饭。面条很好吃,很筋道,尽管调料很简单。但是辣子和醋都很好,所以吃起来非常过瘾。

两个鸡蛋都给我了,她的面里啥也没有…

她吃面速度很快,完全不像个女孩子一样。那么大一碗面稀里哗啦的就吃完了,我还在慢慢地吃面,还问她要了一个蒜。于是我接着说道:“你思谋好没有,计划怎么办?”

她听了淡淡的一笑,坚决的说道:“我已经想好了,有书读就好了,有免费的书读就更好!我就是农民的小孩,家里世世代代都是睁眼瞎,但我不能做睁眼瞎了。就算我还要在农村里呆着,我也不要当睁眼瞎了。够了,有书读,有免费的书读。这还不好么,所以我不去深圳了。叔,你说呢?”

我听着默然无语,只好低着头吃面。

于是,那个女孩子走到屋里拿了本课本出来读,而我吃着面凑上去看她读书。她读的是梁启超的作品《少年中国说》,但是她不好意思在我的注视下温书,就快速的合上书本。我只看到了一句:少年强,则中国强!

孕妇有癫痫怎么治疗
癫痫病能检查出吗
小儿癫痫治疗成功几率

友情链接:

谩天谩地网 | 关于篮球游戏 | 男人为什么会射 | 北京市玉渊潭公园 | 防雷支柱绝缘子 | 土豆怎么跳过广告 | 怎么戒掉零食